正规配资炒股

永華证券有限公司是一家为用户提供港股、沪深股、环球期货及杠杆式投资等交易服务的证券公司

并为客户提供股票配资个人化多种投资方案,助客户实现财富目标

京东反击诺亚滥诉,“群演”诈骗闺蜜34亿谁赔?

发布日期:2024-01-08 17:27    点击次数:85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来源:野马财经 

  究竟是谁在误导投资人和公众?

  按捺良久后,京东选择强硬回击,震动金融圈的300亿“罗静诈骗案”再起波澜。

  多年以前,罗静及旗下的“承兴系”曾利用与京东、苏宁开展采购业务的背景,从数家金融机构处骗取融资超300亿元。其中诺亚财富旗下歌斐资产损失最为惨重,达34亿余元。2022年,罗静被判无期,但“承兴系”的钱还没还上,歌斐资产遂开始起诉索赔,还把京东的名字加进了索赔名单。

  京东的身影确实贯穿案件始终。签字的是京东员工、访谈地点是京东办公楼、金融机构还看到了京东网页以及京东方面的贸易数据,但根据法院判决,这些全是“承兴系”伪造的,所谓京东员工也是由“承兴系”的“群演”扮演,京东公司及员工对诈骗毫不知情。

  尽管如此,京东依然意外被卷入了这场官司中。12月4日,京东发出一则声明,称“诺亚财富及歌斐资产仍罔顾投资人信任,拒不审视其内部管理问题,恶意对第三方京东发起匪夷所思的高额诉讼,企图混淆视听,继续误导投资人和广大公众,推卸和转嫁责任,为自己寻找‘替罪羊’,相信法院会公正判决该案件。”

  京东强调,自己是毫不知情的受害者,“承兴系”公司靠制造假象轻易骗到了歌斐资产的巨额融资;诺亚财富长期存在严重的风控缺陷,对投资人没尽到相应责任和义务,反而是采取了恶意诉讼和甩锅的举措。

  来源:微博

  值得一提的是,歌斐资产曾于11月28日发布声明,称网络上传播“承兴案件”内容严重失实,已严重侵犯公司名誉权并误导投资人和公众。其亦强调,自己是欺诈案受害者,2019年事发第一时间果断采取了司法维权行为,积极推动风险化解。

  来源:微信公众号“歌斐资产”

  同为“受害者”却将矛头指向彼此,这起索赔案最终会以怎样的形式终结?

  京东冤不冤?

  2015年2月至2019年6月,罗静旗下的“承兴系”公司利用其与京东公司、苏宁公司开展采购业务的供应链贸易背景,通过虚构应收账款债权,以转让及回购等方式向湘财证券、摩山保理、歌斐资产、云南信托、安徽众信等公司或单位融资。

  案发时,“承兴系”公司共骗取人民币300余亿元,截至2022年一审判决时,该公司骗取的钱款尚有88亿余元未归还。除歌斐资产外,摩山保理损失27亿余元,云南信托损失15亿余元,湘财证券损失9亿余元,安徽众信损失0.99亿元。

  2019年7月,罗静被正式逮捕,随后罗静的“承兴系”公司一共12人相继被逮捕,经过三年多的审理。2022年11月一审判决,罗静因犯合同诈骗罪、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其他11人根据不同犯罪事实,也量刑定罪。

  诺亚财富这次起诉将“罗静案”再次拉回到大众视线,但投资人、律师等人士认为,京东被起诉有点冤枉。

  一审判决书显示,京东公司、苏宁公司虽早期与承兴系公司有供应链贸易,但京东公司、苏宁公司与承兴系公司均已结算完毕,两家公司未与“承兴系”公司签订该案所涉底层购销合同。

  来源:罐头图库

  上海秦兵(北京)律师事务所刘馨远律师分析认为,诺亚财富将京东和“承兴系”一起起诉,一方面在于将京东拉进案件争议,扩大影响;另一方面,诺亚财富想从承兴系公司伪造京东公司办公样式,来证明诺亚财富对京东公司的善良信任,基于此而进行了应收账款债权的投资,通过尝试起诉京东,来增加执行回款的可能。

  “诺亚财富也知道,即使能胜诉,但是基于承兴系公司的债务压力,也难以执行回款。因此,从诉讼策略上来看,若多一个连带责任的被告,可能就多一点机会。”刘馨远律师表示。

  一个对于诺亚财富不利的事实是,此前“罗静案”的另一个受害方,新骏保理公司也是以民事案件的形式起诉了苏宁,也是在上海金融法院,但法院最后认定苏宁不承担责任。而且该案例还被评选为2022年全国法院系统优秀案例。

  而从投资人角度看,诺亚财富此举有转移兑付责任之嫌。

  有投资人“诺亚承兴崇”在股吧留言称,“同样这个产品暴雷的湘财证券和摩山保理连本带息早早赔付了投资人,而诺亚财富却要用她的美股以49美元/股(现在12美元/股),用10年时间换投资人的本金,分回来的钱也只能放在诺亚财富的国外家属信托”。

  来源:股吧

  另一位投资人则表示,“诺亚自身被骗,拒赔,将损失转嫁给投资者,转身又向京东索赔”。

  诺亚财富在业界的名声确实有较大争议。2018年至今,诺亚财富及歌斐资产曾多次被监管处罚,理由都与风控不完善、信息披露与实际不符有关;此外,诺亚财富从2017年开始连续踩雷辉山乳业、乐视、暴风集团、承兴国际,令不少投资者“血本无归”。

  有长期关注京东的人士表示,京东50万人的公司,每天这么多的业务往来,不太可能针对每一名申请的访客,在进门前去核实有没有诈骗倾向。如果访客真是来谈事的,聊完后没出门去干其他事了,公司也很难监控。最近民事案已经开庭了,公司能做的,就是等待裁决结果。

  两个“萝卜章”和12人“天团”,骗来300亿

  从罗静被捕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四年多,但其“赤裸裸”的骗局仍然令人咋舌,整个过程说不上技巧高明,期间甚至直接找人冒充京东、苏宁等工作人员,光天化日之下就敢在其办公楼里欺骗诺亚财富等投资方的调查人员,这些让人感到“拙劣”的演技,却真真切切的帮助罗静完成了300余亿元的诈骗,简直太“魔幻”。

  判决书中揭露了这一场骗局的具体细节:

  在融资过程中,罗静、罗岚(中诚公司运营部、资金部总监)安排“承兴系”公司使用罗岚私刻的京东公司、苏宁公司印章,伪造购销合同等融资所需资料,虚构对京东公司、苏宁公司的应收账款,同湘财证券摩山保理、上海歌斐等被害公司先后签订应收账款债权转让及回购合同、保理合同等合同。

  完成上述“萝卜章”等事项后,罗静、罗岚又安排旗下公司人员石勉乾、刘晓琴等分别参与合同的签订、履行,在京东公司、苏宁公司办公场所以伪造的工牌冒充两家公司员工,对接被害公司的访谈、交接资料及面签合同。

  来源:罐头图库

  此外,罗静等人还向被害单位展示虚假的京东公司网页、提供虚假的贸易数据及购销合同等资料:拦截被害单位寄给京东公司、苏宁公司的债权转让材料快递,在材料上加盖虚假的印章后回寄给被害单位:开设账户仿冒京东公司账户回款,导致上述被害单位对应收账款及债权转让信以为真,并按照合同支付钱款。

  罗静之所以费尽心思骗取巨额钱款,主要是为了弥补之前融资欠下的债务漏洞。

  据相关证人证词,“承兴系”公司在2015年左右银行贷款被收紧情况下,融资成本提高,对供应链贸易进行了虚增就是为了融资,来维持公司运转。

  然而在亏损不断加大的情况下,“承兴系”公司部分资产已被质押,正常利润无法覆盖经营成本,一旦融资受阻,必然会资金链断裂造成崩盘。

  此种情况下,罗静明知现有业务不足以支撑日益扩大的融资规模,无法填补巨大亏损,更没有能力对融资款进行全部还款,仍铤而走险虚构债权骗取融资,绝大部分资金被用来借新还旧,融资缺口越来越大。

  罗静通过诺亚财富获得的34亿融资就是在上述背景下骗取的,但“拆东补西”的办法仍无法解决资金缺口。

  来源:诺亚财富官网

  罗静在2019年再次向曾经的“闺蜜”诺亚财富女老板王静波求援,希望对方再发数十亿的产品,为公司注入流动性。

  “但这一请求遭到汪静波的拒绝。”消息人士介绍说,面对罗静这样天方夜谭的要求,冷静的汪静波忍无可忍,当场选择报警,警方在汪静波办公室内将罗静带走。

  面对罗静这出“全程靠演”的融资骗局,2022年4月十余名投资人出具联名信,要求歌斐公司等说明诺亚财富是否配合承兴系公司造假、为何无法识别伪造的京东印章等十项疑问。

  其中一件不容忽视的细节就是,罗静指使罗岚贿赂了诺亚财富项目总监200多万元,要求其在代表公司对融资方进行监管等环节中,给予“承兴系”公司加快进展、加多期数、加大金额等照顾。

  此外,也有投资人猜测,“汪跟罗是好闺蜜……罗需要融资,汪明知是假,为了高额手续费,睁一眼闭一眼,但无奈罗静的窟窿越来越大。”

  不过这些坊间猜测,并未得到诺亚财富证实。能够说明汪静波与罗静关系的,只有客观事实。

  罗静案发前,曾发起成立北京木兰汇公益基金会。之后罗静在2017年、2018年连续入选商界木兰精英30强,并在某机构评选的最具影响力商界女性中,力压格力“铁娘子”董明珠、东方园林(维权)“女首善”何巧女,得票率第一,人称“商界花木兰”。

  而那时比罗静小一岁的汪静波已是木兰汇的常务理事,二人或许就是在此结识。

  目前并不清楚大族思特最后卖出的形式,如果交易顺利,这部分骨干成员手中的股权无论升值还是变现,都算是与公司共享了收益。

  “商界花木兰”锒铛入狱

  在市场上搅动起这么大风雨的罗静是何许人也?公开资料显示,罗静是标准的70后,1971年出生。作为家中老大,罗静大学毕业后就干起了相对最赚钱但也最难做的职业——销售。

  这份工作反而培养了罗静的勇气,拓展了人脉。1996年,25岁的罗静创办承兴国际,刚开始只是帮企业做促销品,后来逐渐成为百事、保洁、诺基亚等巨头的供应商,帮助其做促销品的生产和销售。

  虽然是和大公司合作,但彼时这样代理生产促销品的小公司有很多,要想做大做强很难。于是罗静另辟蹊径,在做促销品的同时,也开始承接一些促销推广策划。因为在这个行业摸到了门道,罗静开始做品牌授权开发。

  2005年,承兴国际拿到了NBA在国内的独家品牌授权。借着NBA的影响力,又加上本身开发的衍生产品销量不错,承兴国际步入了正轨。随后,承兴国际又先后获得“变形金刚”、“功夫熊猫”、“猫和老鼠”、“蝙蝠侠”等超级IP的衍生品开发权。

  来源:易维视图库

  虽然拿到了品牌授权,但因为在渠道掌控上做得很差,公司最终亏了上千万。

  罗静痛定思痛,发力改善渠道。于是,中国移动、各大银行、苏宁京东都成为了承兴的渠道客户。自此,承兴的产品销售收入开始大幅增长,2013年-2015年增速达到100%,销售规模达几十亿元。

  公司业务发展壮大后,罗静开始盯上资本市场以谋求上市。从2015年开始,其先后收购新加坡主板上市公司Camsing Healthcare(代码:BAC)、香港上市公司承兴国际控股和A股上市公司博信股份(现已转让)。股价最高时,3家上市公司市值高达百亿元,罗静迎来高光时刻。

  然而,作为三家上市公司实控人,罗静的风光还没有维持多久,问题就纷至沓来。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底,博信股份总资产5.26亿元,总负债几乎与资产持平,高达5.14亿元,资产负债率97.74%。再看承兴国际也是水深火热,总资产约7亿元,总负债达约1.9亿元。

  早在那时,资金问题就已经成了“承兴系”的软肋。如今,罗静背叛无期,旗下公司要么被转让,要么被注销,曾经风光无限的“商界花木兰”留下一个离奇骗局,以及仍在因为她而无法追回损失的34亿余元投资。

股市回暖,抄底炒股先开户!智能定投、条件单、个股雷达……送给你>>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杨红卜



栏目分类
热点资讯